• By Sharon Theimer

乐观面对COVID-19期间的复杂医疗护理

2021 年 6 月 1 日

和许多人一样,《Twin Cities》的记者Sonya Goins一直在应对COVID-19疫情带来的挑战,例如远程工作和见不到家人和朋友。更为艰难的是,在过去一年里,她还在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与乳腺癌克罗恩病顽强作战。

“即使不幸降临在你身上,你也不必承受并为此而沮丧。我试着振作起来,”Sonya说。

哪怕只和Sonya呆上几分钟,人们都无法忽略她身上那种持续的积极与乐观。然而,人们没有看到的是,Sonya为了她的健康在背后所进行的艰苦奋战。

Sonya说,“2020年我过得不太顺。2020年1月,我因为克罗恩病切除了结肠。七个月后,我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

Sonya知道自己需要接受手术和持续治疗,于是来到妙佑医疗国际。

Sonya在妙佑医疗国际的主管乳腺癌医生Karthik Giridhar博士解释说,“Sonya来我们这儿是因为她的HER-2阳性乳腺癌。HER-2阳性乳腺癌通常比其他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侵袭性更强一点,生长速度更快一点。但如今,我们有了针对这些乳腺癌的高效靶向治疗。”

使Sonya的情况变得更复杂的另一个因素是她的克罗恩病。

“有两个复杂的医疗进程无疑会让事情变得更具挑战性,特别是因为我们提供的许多靶向癌症治疗会导致大量腹泻。因此,我们担心我们可能采用的某些治疗会加重她的克罗恩病,”Giridhar博士说。

Sonya的医护团队对她的手术和持续治疗采用了个体化的方法。

妙佑医疗国际的外科医生Tina Hieken博士说:“通过与肿瘤内科和放射肿瘤科的同事作为一个团队密切合作,我们整合了我们的治疗方法。”

2021年1月,Sonya成功地进行了双侧乳房切除术和重建手术,然后开始放疗并继续接受靶向治疗。 

Giridhar博士说,Sonya还与胃肠病学科保持联系,以确保她的克罗恩病得到控制。令人欣慰的是,从手术到治疗,她的克罗恩病没有加剧。

“有很多原因让人害怕。首先是自己一个人经历整个治疗。在疫情之初,没有人能陪伴我,”Sonya说。

“有时后当我在放疗室时,他们接着在我脸上要戴一个面罩以便在治疗过程中保持头部伸直,我就会流着泪祈祷。我祈祷他们能把这些癌症的种子消灭掉。我祈祷上帝治愈我的身体。我祈祷我能活下来。”

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Sonya也找到了保持乐观的力量,甚至能与远方的亲人保持联系。

她解释说:“为了让居住在明尼苏达州之外的家人放心,我开始拍这些抖音视频,让他们知道我的情况不错。每次化疗后,我都会跳一小段好玩的舞蹈。实际上,在我接受乳房切除术的第二天,我就在病房里跳了一段舞。”

Sonya不仅利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故事,鼓励他人进行自我乳房检查和其他预防性筛查,她还看到了参与研究的价值。

“她参与了一项自己感兴趣的疫苗研究,这项研究有望降低她这种类型的乳腺癌患者的复发风险,”Hieken博士说。

“我很兴奋,因为这可能在未来会挽救我的生命,因为这种乳腺癌的复发率很高,”Sonya说。

今年4月,Sonya完成了她的主要放射治疗。“我还活着。我很幸运。即使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我也感到无比的幸运,特别是因为能够在这里得到很好的治疗,”Sonya说。“我知道上帝在庇佑着我,所以我会没事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致新闻工作者:视频和音频可从英文版妙佑医疗国际新闻网下载。

为了患者、工作人员和来访者的安全,妙佑医疗国际制定了严格的佩戴口罩政策。影像资料中出现的任何未佩戴口罩的人,都是在COVID-19之前拍摄的,或是在已落实社交距离和其他安全措施的非病患照护区域拍摄的。

本文中的信息在发布时是准确的。但由于COVID-19疫情发展的多变性,对此疾病的科学认知以及相关指导和建议自最初发布之后可能发生变化。 

要了解更多信息和所有COVID-19报道,请访问妙佑医疗国际新闻网mayoclinic.org